组织成员强闯香港政府总部,翻身农奴

“港独”组织成员强闯香港政府总部 9人被拘

“中国天眼”找到55颗新脉冲星 有望绘早期宇宙图景

翻身农奴、那曲市色尼区古露镇四村青饶:“做梦都想不到的幸福!”

这次,日本狠狠抽了“台独”一记耳光

“港独”组织“香港众志”成员3月15日强行闯入香港特区政府总部,并导致一名女性保安人员受伤送医,警方到场后拘捕9人。

FAST望远镜: 把中国目光投向最深的宇宙

图片 1

台媒:日本4月1日发表新天皇元号,通知世界195国家,没有台湾

特区政府随后发表声明,对该组织闯入政府总部并致人受伤行为表示强烈谴责。

图片 2

2015年底,青饶老人被认定为建档立卡贫困户,与之结对的是古露镇镇长崔国庆。虽然崔国庆结对帮扶青饶一家的工作早在一年前就结束了,但崔国庆一直惦记着青饶老人,常常去家中看望慰问。图为崔国庆与青饶老人拉家常。记者
王晓莉 谢伟 通讯员 王利均 摄

沮丧?受挫?气急败坏?

综合港媒报道,“香港众志”及香港岭南大学学生一行10余人,15日早发起“堵塞政府总部大堂”行动,要求特区政府撤回修改《逃犯条例》(去年香港一名少女与男友赴台北共度情人节,在当地遭男友杀害,男方随即逃回香港。由于港台没有签署移交逃犯协议,案件至今胶着。香港保安局由此提出修订《逃犯条例》,处理内地、台湾等与香港未签有关协议地区的移交逃犯要求,以填补目前漏洞,但遭反对派阻挠)。一伙人一度与保安人员冲撞。

尽管远在贵州省黔南州平塘县的深山里,但有“中国天眼”之称的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一直以来都备受瞩目。

青饶,女,生于1947年,现年72岁,那曲市色尼区古露镇四村居民。

其实一切都是理所当然,意料之中!

香港警方表示,接获政府部门报案后赶赴现场,拘捕年龄介于18岁至58岁的4男5女,他们涉嫌“强行进入”。

“最近我们和天马望远镜团队合作,首次成功实现联合观测,这标志着FAST具备了联合组网观测的能力。”
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FAST总工程师、研究员姜鹏日前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专访时说道。

青饶一出生就被寄养在亲戚家里,从没有见到过亲生父母。民主改革前,她和亲戚一家五口人隶属于“羌日六部”中的桑雄部落,当时全部草场都归森巴拉让所有,青饶一家属于纯牧奴。从记事起,青饶白天放牧、做苦役,晚上冷得只能搂着牲畜睡觉,吃不饱、穿不暖。

3月30日,台湾“东森新闻云”网站刊登一则报道,题为:没有台湾!日本4/1发表新天皇元号
通知世界195“国家”。

图片 3

天马望远镜是国内最大的全可动射电望远镜。在姜鹏看来,两台望远镜联合观测成功意义重大,有望进一步提升我国VLBI网的灵敏度水平,有助于科学家们开展高灵敏度、高分辨率的射电天文观测。

1959年,中国人民解放军西藏军区黑河军事管制委员会成立,拉开了那曲民主改革的序幕,也让青饶看到了人生的希望。

图片 4

闯入者被警方抬走图自“橙新闻”

目前,FAST工程团队还在紧锣密鼓地开展相关调试工作,为即将到来的国家验收做准备。建成以来,FAST取得了哪些进展?未来有望在哪些领域帮助科学家取得突破?记者就此采访了相关专家。

三月中旬的羌塘,依旧寒风瑟瑟,难得的几日艳阳,召唤着藏北春天的到来。

报道称,日本新天皇即将在5月1日正式即位,而接续平成的新元号也将在4月1日由官方长官菅义伟对外宣布,并由首相安倍晋三说明新元号的由来与涵义。外务省30日则表示,4月1日发表新元号后,将会马上通知被日本承认的国家,总计有195国。据悉,其中将不包括台湾。

“香港众志”称,被拘捕人员包括该组织主席林朗彦、副秘书长陈珏轩、常委廖伟濂、成员朱恩浩、黄莉莉、何嘉柔、义工May、及两名岭大学生黄子悦和陈颖茵。“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表示,被捕9人正安排保释。

实现“零的突破” 找到55颗新脉冲星

从那曲市区驱车一个多小时,便来到位于318国道旁的古露镇四村。眼前一排排整洁的小院与蓝天白云、深黄的草场相互辉映,景致别样美好。

根据日本电视台TBS
NEWS报导,外相河野太郎表示,4月1日公布新元号后,日本将会随即通知受日本承认的195个国家,届时将会透过位在各国的大使馆、办事处等驻地机构代为向该国说明。除了受日本承认的195个国家外,也将一并通知联合国、欧盟有关于5月1日新天皇上任与新的元号。

15日下午,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发布声明,强烈谴责“香港众志”成员闯入政府总部:

2016年9月,FAST在贵州竣工。从一个想法,到最终落成,FAST身上凝聚了几代天文人的心血与梦想。它的到来,使得中国望远镜在寻找新脉冲星的征途上实现了“零的突破”。

围坐在青饶家的牛粪炉旁,老人回忆起了60年前的点点滴滴。

图片 5

政府强烈谴责“香港众志”成员今日上午闯入政府总部,不理在场保安人员劝喻和警告,试图堵塞东座大堂,导致一名女保安人员受伤,需送院治疗。

竣工后的FAST进入试运行、试调试阶段。处于调试阶段的FAST不负众望,在一年左右的时间里有了新的发现。2017年10月,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晒出了FAST的首张成绩单。

“我一出生就被寄养在亲戚家里,从来没有见过亲生父母。自记事起,就感觉自己连牲畜都不如,它们还有草吃,有地方住;我们没有吃的、穿的,更没有住的地方,说错话还要被割掉舌头,这种日子是现在的人无法想象的。”青饶老人有些哽咽地说。

根据日本内阁决议,日本政府目前承认的国家数共有196国,其中扣掉日本本国,则有195国,其中并不包含台湾、巴勒斯坦、索马里以及朝鲜。

政府发表声明,指尊重市民表达意见权利,但也要保障政府总部有效、安全、顺利运作。政府总部是政府人员办公地方,从来不开放予公众进行集会或游行。

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研究员李菂在这次发布会上介绍,FAST调试进展超过预期,探测到数十颗优质脉冲星候选体,有两颗通过国际认证。其中首颗被认证的新脉冲星,是中国望远镜发现的第一颗新脉冲星。

8岁开始,青饶就和家里的大人给领主放牧。天还没亮就出工,晚上牲畜都睡了才能在牛圈里蜷缩着睡一觉,挨骂挨打更是家常便饭。

根据日本时事通讯社报道,新年号会在4月1日当天举行新元号恳谈会,并由首相与参众两院的正副议长讨论,经全阁僚会议协议,发布改元政令后,再由官房长官菅义伟对外发表。新元号发表后,会在5月1日德仁皇太子即位后正式启用。

行政署已就事件报警,警方其后移走共九名示威人士。行政署又慰问受伤保安人员,期望她早日康复。

观测对于开展天文学研究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北京师范大学天文系教授何香涛曾撰文指出:“一批年轻的中国人,包括我自己,走出国门,才知道了什么是近代天文学。尤其明白了,天文学的真谛在于观测。”

“每天看着领主家与自己差不多大的孩子吃肉、喝牛奶,穿得暖暖和和,住得舒舒服服,心里想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够过上这样的生活啊!”老人叹息着说。

东森新闻云这个报道曝出之际,台湾岛内的2020“选举”议题正在升温,民进党的蔡英文和赖清德都在向“独派”示好,“台独”的大佬们也纷纷出镜。

今年1月23日,“香港众志”成员也曾冲入政府总部东翼前地,强行在旗杆平台挂上示威标语,并导致一名保安人员受伤。

“没有一流的观测设备,拿不到一手的观测数据,相关的实验和理论研究就很难产生大的影响。”长期从事脉冲星相关研究的北京大学物理学院天文学系教授徐仁新说道。

青饶老人清楚地记得,10岁那年,她和一起放牧的小伙伴学唱了一首牧歌,歌词大意是“安分守己也有罪,无缘无故被鞭抽,没完没了被责骂,这种痛苦难忍耐。”被领主知道后,被打得遍体鳞伤,差点还割了舌头。

当头一盆凉水,还是来自许多“台独”整天高喊“必须亲善”的日本,他们中的一些人甚至曾经期待一旦台海发生冲突,日本还会驰援!

而现在,观测数据不再是愁人的问题。自找到第一颗新脉冲星以来,FAST在脉冲星发现上逐渐有了更多的斩获。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官方资料显示,截至目前,FAST已经探测到80颗优质的脉冲星候选体,其中55颗被证实为新发现的脉冲星。

“我被打得好几天都下不了床,家里人冒着被剁手的危险,偷偷挤了一点羊奶回来,晚上悄悄喂给我喝。”说到这里,青饶老人掀起后颈的衣领,露出一道深深的疤痕,气愤地说:“这就是当时留下的,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狠心!”

图片 6

数项指标超预期 打造最灵敏的“眼睛”

1959年,民主改革的春风吹到了藏北高原,苦难深重的奴隶们看到了希望。

图片 7

按计划,
FAST工程要在今年3月接受国家验收,涉及工艺、设备、档案等五大项目。通过验收后,FAST将正式对外开放,为有需求的科学家提供服务。

在民改干部和解放军的帮助下,青饶家分到了3头牛、5只羊、2顶帐篷。老人激动地说:“自己翻身做了主人,日子有了盼头,特别开心!”

图片 8

国际上知名的大型射电望远镜建成后,往往都要经过数年,甚至更长时间的调试磨合,才能以最佳状态进入应用阶段。

18岁时,青饶嫁到了卡那村。当时家里有4口人,白天,她负责为集体放牧,晚上到政府办的夜校学习。“是共产党解救了我们,让我们有吃、有穿,还有书念,大家对此很感恩,做事也很积极。”青绕回忆说。

图片 9

“就好比一台刚研制出来的家电,研发人员还要对它做各项性能指标测试,根据测试结果进行调整,确保它符合设计时提出的各项要求,能够为用户提供高质量的服务。”徐仁新举例道。

1980年,集体生产下放到户,青饶家分得了12头牛、20只羊,幸福的日子更有了盼头。

图片 10

作为世界最大的单口径射电望远镜,在没有先例可循的情况下,FAST的调试工作无疑是极具挑战的。全新的工作模式使得FAST具有超大的接收面积,也让它具有其它望远镜所无法比拟的灵敏度优势。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青饶老人的儿女相继去世,只留下了两个孙女,本应享受天伦之乐的她又陷入了困境。

有意思的是岛内网民的反应。

姜鹏介绍,FAST仅反射面就需要2000余台促动器协同控制,而且索网把所有促动器都连成了一个整体,可以说是“牵一发动全身”。

“感谢党和政府,从各个方面照顾我们家,生活又有了希望。”青饶老人说,“古露镇党委、政府知道我家的情况后,先后把我列为分散供养‘五保户’、建档立卡贫困户、高龄老人补贴对象,现在,我一年的各种补贴收入就有9000多元,镇里和村里还会不定期地给我送生活用品,帮忙做一些家务,让我衣食无忧。”

蔡英文当局,这次看你怎么出招?

重达30吨的馈源舱高悬在空中,如何确保整个系统的安全性是姜鹏要考虑的头等大事。此外,对FAST所有子系统的功能性整合也是项系统工程。FAST由几十家单位联合研制,每家单位主要负责完成本地系统的调试工作,最后由FAST团队完成整合。

而最让青饶老人高兴的是,2018年,她和两个孙女搬到了扶贫搬迁集中安置点,住上了100多平方米、带玻璃棚的小院,两个孙女一个在昆明上大学,另一个在那曲市上高中。

姜鹏介绍,FAST团队足足花了半年的时间,仔细核对控制系统的代码,进行必要的修改和完善,梳理不同数据通讯协议的数据接口,最终提前完成了望远镜的功能性调试任务。

现在,青饶老人虽近耄耋之年,却不忘回报党和政府,回报社会。她积极参与“双联户”创建工作,2014年到2017年,先后荣获区、市、县、镇“先进双联户”称号。“我本来什么都没有了,是党和政府给了我一切,我会尽我所能回报社会,为群众服务。”青饶老人自豪地说。

令姜鹏感到欣慰的是,经过两年多的紧张调试,FAST的数项性能指标超过预期,在灵敏度、系统噪音、指向精度等关键技术指标上,已经达到了国家验收标准。“可以说,调试后的FAST是当之无愧的世界上最灵敏的射电望远镜,可以帮助人类了解更遥远、更早期的宇宙”。

即将正式开放 有望描绘早期宇宙图景

伴随着FAST正式开放日期的临近,FAST团队正在向包括徐仁新在内的科学家征集应用需求。大家都在期待,FAST能带来更多突破性的科学发现。

搜寻和监测射电脉冲星是FAST的核心科学目标。银河系中有大量脉冲星,但由于其信号暗弱,易被人造电磁信号干扰淹没,目前只观测到它们中的一小部分。具有极高灵敏度的FAST望远镜是发现脉冲星的理想设备。

由恒星演化和超新星爆发产生的脉冲星,因发射周期性脉冲信号而得名。脉冲星的本质是中子星,具有在地面实验室无法实现的极端物理性质,是理想的天体物理实验室。

研究脉冲星,有望得到许多重大物理学问题的答案。徐仁新举例道,可以加深我们对于自然界当中引力、强力等基本相互作用的理解,并且脉冲星也是探测宇宙极低频引力波的工具。

同样是脉冲星,也有“好坏”之分。徐仁新解释道,所谓“好”的脉冲星,指的是计时精准的毫秒脉冲星。想要通过脉冲星计时阵来探测引力波,就需要找到计时精度极高的毫秒脉冲星,这也正是FAST重点搜寻的对象。

此外,科学家还期待通过强大的FAST观测到一些难得一见的脉冲星“珍品”,比如双星系统里的脉冲星。对单个脉冲星而言,测定其质量很困难,但在双星系统里,就能利用轨道等信息测定其质量。

“目前观测发现脉冲星的最大质量约为2倍太阳质量,足以排除不少脉冲星内部结构模型。但如果我们能通过FAST找到更大质量的脉冲星,无疑会是颠覆性的发现,将修正脉冲星结构模型并深化人们对于极致密物质状态的理解。”
徐仁新展望道。

不只是寻找脉冲星,FAST还将探寻早期宇宙的蛛丝马迹——中性氢云团的辐射。徐仁新介绍,中性氢云团是宇宙中未被引力塌缩成恒星的氢原子气体,通过观测中性氢辐射,能获知星系之间互动的细节,还可能发现早期宇宙中刚刚形成的氢原子的分布状态,帮助科学家更精确地描绘出早期宇宙的图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