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成企业已消失煤炭贸易商求生记,东北最大煤企龙煤集团仍陷泥沼

2012年开始,动力煤价格不断下跌,煤炭产业风险积聚。2014年、2015年,大量生产商、贸易商被淘汰出局。90%的煤炭贸易企业已经消失了。曾经不起眼的三元五元,如今却是企业的生存权。在东北亚煤炭交易中心总裁黄贵生眼中,这就是煤炭企业当下的生存现状。有市场人士一针见血地指出,当前煤炭贸易利润很薄,很小的价格波动就会吃掉企业利润,甚至造成亏损。当从追求盈利最大化到维持生存底线,煤炭行业企业不得不重新考虑企业发展的战略问题。从期货角度讲,原来贸易商贸易模式是和外矿谈判长协,这个叫作库存,原来行情好的时候这种模式是没问题的,订的货一直在增值,但是到了2014年、2015年情况变了,动力煤价格下跌,这种模式行不通了。这两年中贸易商行业企业淘汰是最多的。瑞茂通供应链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统计数据显示,受市场以及煤炭行业脱困措施等因素的影响,近3年煤炭贸易商排名已经进行了大洗牌。在行业处境极为艰难的2015年,从事进口动力煤业务的进口商已降至130家,而到今年可能已不足百家。而在2014年,同类型企业尚存340家。在煤价顶峰时期,国内大小煤炭贸易商数量或超过800家。曾经风光无限的广州港煤炭贸易如今已经显得十分冷清。据圈内人士透露,在广州港经营的贸易商数量越来越少,新进的贸易商则很难抢到市场份额。如果煤炭行业没有出现产能严重过剩,也就没有煤炭电商平台发展的机会。黄贵生表示。苦练期货内功
转型煤炭电商大宗商品电商成为多个大宗行业转型的时髦话题,煤炭行业也不例外。煤炭是大宗商品,2012年开始煤炭市场由供不应求转为产能过剩。如果没有过剩就没有煤炭电商平台的机会。黄贵生这样说。活下来的煤企会念期货经不仅是电商平台,一些在这轮大淘汰的竞争中活下来的动力煤企业表示,正是动力煤期货,让企业安稳地度过了这一轮少见的荒年。内蒙古一家上市煤企期货部门负责人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公司的一大经营诀窍就是,通过做动力煤期货判断价格方向,对库存进行及时调整;同时对上下游电力、水泥、钢铁行业,也有更深入的了解。另外,公司还积极尝试期转现。去年,该公司曾与下游大客户成功完成了协议平仓、配对交货操作。对于公司方面减少了煤价下跌带来的损失,对方电厂也获得了价格较低且品质可靠的电煤。动力煤期货对于煤种的选择、细分市场有指导意义。由于生产量远大于套保量,对于煤炭企业而言,做大量套保并不成立。但今年行业形势突变,动力煤价格止跌企稳。上述人士表示后期不排除买入期货合约进行保值,建立虚拟库存。期货套期保值直接解决的价格风险问题,间接解决的是企业的融资问题,通过期货套期保值操作,一方面可以保证企业微利运行,另一方面可使企业放心扩大规模,如果一个企业年贸易量从500万吨做到5000万吨,有稳定的盈利模式,融资就不是问题。市场研究人士认为。瑞茂通相关负责人介绍认为,动力煤企业在经营过程中通常面临三大风险:一是动力煤在国际贸易中的风险,包括价格下跌风险、汇率风险及煤质风险;二是国内煤炭贸易的风险,在近两年的动力煤价格下跌过程中,电厂往往提前调整价格,而电厂调价和煤矿调价中的时间差将是煤炭贸易企业的亏损期,这个亏损期越来越多、越来越长,环保成本及融资成本的提升也在限制行业利润;三是库存风险,价格的剧烈波动将导致库存价值产生巨大的不确定性。针对这些风险,动力煤期货业务已经成为公司控制风险提升利润的重要抓手。时下,煤炭B2B圈内流行着这样一个共识:目前大家最看好的衍生价值,一个是物流服务,另一个就是金融服务。对于电商平台来说,期货工具的介入,可以较低成本实现建立库存、锁定价格等功能,从而在资金方面拥有较大腾挪空间。

东北最大的煤炭企业黑龙江龙煤矿业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仍在寒冬之中艰难前行。
最新财报显示,龙煤集团今年第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48.42亿元,同比下滑7.62%;净利润为-9.78亿元,亏损幅度较上年收窄26.84%;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8.57亿元,与上年的-0.68亿元相比扩大11.6倍,经营现金流严重匮乏。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获悉,今年3月,因严重亏损导致现金流消耗,龙煤集团拖欠职工工资、税收和企业应上缴的各类保险,黑龙江省委副书记、省长陆昊主持召开龙煤集团脱困发展工作专题会议。
作为全国特大型煤炭企业之一的龙煤集团不仅是黑龙江省属最大国有企业,也是东北地区规模最大的煤炭企业。但自2012年以来,由于煤炭市场陷入低迷,煤炭价格跌跌不休,龙煤集团也步入了连续多年亏损的泥淖。
龙煤集团对外公开的2012年财务报告显示,当年营业收入接近402亿元,相较于2011年不到393亿元,仍保持了增长势头;但2012年,龙煤集团的净利润却为负数,约为-6.79亿元,和2011年7.81亿元相比,跌幅高达187%。
2013年9月,中债资信评估有限责任公司给龙煤集团的评级展望为负面,并指出,龙煤集团盈利状况持续下滑且自2012年起开始亏损,在行业持续低迷的背景下其亏损幅度将进一步扩大。
上述猜测随后得到证实。2013年~2015年,龙煤集团的净利润分别为-23.41亿、-43.83亿、-46.73亿元,呈现扩大之势;同时,企业营业收入也从2012年的402亿元,降至2013年的近387亿元,2015年,龙煤集团营业收入跌至202亿元。
糟糕的业绩也影响到员工的工资。龙煤集团在册职工多达24.8万人,随着煤价不断走低,各地的煤炭集团都在降低成本,而龙煤集团在其中并不具有明显的优势。
为了改善业绩,龙煤集团曾多次向黑龙江省政府寻求帮助。黑龙江省政府办公厅也在2014年6月23日印发的《黑龙江省促进经济稳增长若干措施》中明确提出要推进龙煤集团深化改革,支持鸡西、双鸭山、鹤岗、七台河四煤城转型发展。此外,省、市政府采取减负担、化债务等措施,支持龙煤集团解决实际困难。省政府多渠道安排30亿元缓解龙煤集团流动资金困难。
龙煤集团同年发布的八项外部扭亏措施中,也明确提出要充分利用黑龙江省政府给予本公司的一系列支持政策优势,减轻公司的亏损。
然而,原本财力就有限的政府砸钱行为对于龙煤集团扭转连年亏损的窘境无异于扬汤止沸。
据了解,目前龙煤集团一方面对外展开清欠,另一方面又在对集团所属的一些资产进行剥离,并提出从两量、三力、一保障攻坚突破,加快改革脱困、转型发展的路线。

煤炭产业是山西的支柱产业,同时也是山西经济发展的一把双刃剑。如何解决好煤炭问题?山西出台了30条煤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举措,涉及远近结合、标本兼治、统筹推进、综合施策,是一项长久的系统性重大改革工程。其中,严格执行276个工作日和节假日公休制度,已初见成效。严格执行276个工作日和节假日公休制度,是山西省煤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个量化指标,其核心是以合理的工作日有效化解过剩产能,改善供需关系,推动供需平衡。执行这个制度的目的,在于减量化生产,把生产规模降下来。要执行这个制度,关键问题还是观念转变。煤炭求大于供的时候,加班加点连轴转,多出煤、出好煤。供大于求时,市场失衡,从减少生产时间、减量化生产入手,不失为一剂良药。从实际操作看,这个制度不一定是最好的,但是切实地保障了煤矿职工权益、改善了煤炭从业人员工作状况。

经历长达四年的价格调整后,煤炭黄金十年一词几乎快被淡忘。在这四年中,在供需两端之间求生的煤炭贸易商们,日子过得更加煎熬。近期,上证报记者随郑州商品交易所对多家煤炭贸易商实地调研发现,传统煤炭贸易商已经历了一次大洗牌,90%的企业在这个周期中难以为继。尽管行业陷入困境,但也并不缺少生存情况优于同业的个体。早在行业变局前,这些企业贸易商已未雨绸缪,或向互联网+延伸,或熟练运用各种金融工具分散风险,从而成为幸存者。煤炭贸易企业大量消失自2012年动力煤价格不断下挫以来,煤炭严重供过于求,煤炭贸易商更是背负着沉重的资金压力,难以周转。90%的煤炭贸易企业已经消失了。分析师不无感慨地告诉记者。有分析师早前接受上证报记者采访时明确表示,煤炭由卖方市场转向买方市场的格局已定,过去十年煤炭行业各种粗放的赚钱模式将不复存在。煤炭直销成为最新的发展趋势,这意味着传统煤炭贸易商将丢掉饭碗。曾经非常风光的广州港煤炭贸易如今十分冷清。在广州港经营的贸易商数量越来越少,新进的贸易商也很难抢到市场份额。分析师说。来自机构的统计数据显示,受市场以及煤炭行业脱困措施等因素的影响,近3年煤炭贸易商排名已经发生巨大变化。在行业处境极为艰难的2015年,从事进口动力煤业务的进口商已降至130家,到今年可能已不足百家。而在2014年,同类型企业尚存340家。在煤价顶峰时期,国内大小煤炭贸易商数量超过800家。如果煤炭行业没有出现产能严重过剩,也就没有煤炭电商平台发展的机会。分析师说。目前,煤炭贸易利润已从过去的数百元缩水至个位数,稍有不慎还可能造成库存。从追求利益最大化到维持生存,煤炭产业链企业必须及时调整发展战略。为上下游企业操作期货成新商业模式一位煤炭行业专家表示,所谓的煤炭供应链管理创新,构建产业生态圈,较大程度建立在利用期货工具的基础上。进口煤占公司的业务比重较大,运输周期长,近年来煤价波动非常大,如果不利用期货套保,公司可能会面临严重的损失。分析师表示,公司较早之前就开始运用期货工具规避风险。最初利用澳煤期货合约做套期保值,然而灵活性并不那么好,最多只能保1/3量的煤,还是留有风险敞口。2013年,郑商所推出动力煤期货合约后,就转做郑商所动力煤合约,用来替代做进口煤保值。2014年7月至2015年6月,相关机构陆续对200万吨现货动力煤进行了套期保值操作,交易量7000余手,期现合并计算盈利3000多万元,实现了套期保值目标。分析师还告诉记者,过去几年煤炭价格单边快速下跌,银行对煤炭行业收紧贷款,行业资金普遍紧绷,能否利用好期货工具或决定煤炭贸易商的生死。2015年3月,相关机构得到机会以400元/吨的价格一次性买断某煤矿1个月的产能,即60万吨。当时期货标准的动力煤现货价格是430元/吨。此时,机构面临两难选择:一方面,现货采购价格远低于市场价格,机会难得;另一方面,现货价格依然存在进一步走低的风险。经过期现会诊后,最终操作通过期货盈利弥补现货亏损,完成了套保目标。煤炭产业链上的大多数企业至今仍很传统,对于期货工具并不熟悉。还有一些企业受制于国企身份的限制,无法直接参与到期货市场中。这也给我们带来了机遇。分析师表示,通过期货点价模式,该机构可以代替相关企业进行期货操作,并以贸易形式让企业分享到利润。与此同时,还帮助煤炭生产企业盘活了库存。记者还了解到,部分煤炭企业也在运用期货工具。大型煤炭生产企业伊泰集团期货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通过操作动力煤期货判断价格方向,可以对库存进行及时调整,同时也对上下游电力、水泥、钢铁行业,较以前有更深入了解。由于生产量远大于套保量,对于煤炭企业而言,做大量套保并不成立。但今年行业形势突变,动力煤价格止跌企稳,公司不排除买入期货合约进行保值,建立虚拟库存。伊泰集团还在积极尝试期转现。去年,该公司曾与下游大客户成功完成了协议平仓、配对交货操作。由此,伊泰减少了煤价下跌带来的损失,对方电厂也获得了价格较低且品质可靠的电煤。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