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地反击,多名被告暴动罪名成立

图片 1

5月3日,一场备受期待的发布会在上海举行——

图片 2

图片 3

台大新五四运动将在下午登场

中国科学院当天发布国内首款云端人工智能芯片,理论峰值速度达每秒128万亿次定点运算,达到世界先进水平。

林永旺、李卓轩等被告。

资料图

综合台湾媒体报道,台大自主联盟今天将在傅钟前展开“新五四运动”,将进行静坐以及21分钟的罢课活动,但稍早却传出“罢课”活动将临时取消。经查证后发现,原来是自主联盟为了不为难校方立场,因此将用“户外上课”取代“罢课”,而活动内容不会有所改变。

图片 4

海外网5月2日电
2016年2月,香港旺角发生暴乱事件,造成一百多人受伤,其中大部分是警务人员。莫嘉涛等10名被捕男子涉嫌朝警察扔砖头和破坏警车,被控以暴动和刑事毁坏等逾十项罪名。香港西九龙裁判法院今日下午裁定,除了首被告莫嘉涛的暴动罪及第6被告陈和祥的袭警罪名不成立外,其余8项暴动及刑事毁坏罪名成立。

中国研发真空管道超高速列车:将比现有高铁快3倍

据报道,台大自主行动联盟成员周崇熙教授说,主要是考虑到学术研究是台大的本务,校方不支持罢课立场,会带给校方困扰,因此将“罢课”改为“户外上课”字眼,观感较佳。

5月3日,中科院旗下寒武纪科技公司发布国内首款云端人工智能芯片。

据香港东网、香港头条日报等报道,该案原有11名被告,但是,其中一名被告李倩怡2017年1月弃保潜逃至台湾地区,其他10名被告依次是莫嘉涛、锺志华、何锦森、霍廷昊、陈和祥、邓敬宗、李卓轩、林永旺、叶梓丰及吴挺恺。其中,吴挺恺承认一项暴动罪;莫嘉涛则承认一项袭警罪,但否认其余控罪。

英媒关注中国研发真空管道超高速列车:比现有高铁快3倍

至于为何要罢课21分钟,主办单位表示是为了响应台大校钟“傅钟”的21响,以及感念时任台大校长傅斯年曾经说过的“一天只有21小时,剩下3小时是用来沉思的。”

而十天前,业界实际运算性能最高的数字信号处理器“魂芯二号A”才刚刚由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发布。

早前,多名旺角暴乱参与分子已被判监禁。2017年3月16日,香港区域法院判处3名人员暴动罪名成立,各处3年监禁;2017年8月7日,香港区域法院又判处2名人员监禁3年、一名入教导所;2018年4月11日,香港区域法院判处1名被告因犯“暴动罪”监禁2年10个月。

参考消息网5月4日报道英媒称,在中国的“超级高铁”实验室里,科学家们利用一个具有未来主义色彩的管道来测试速度比飞机还快的磁悬浮列车,

台大新五四运动为大学自主而战

就在舆论陷入对中国半导体行业“缺芯少魂”的反思与争论之际,中国科学界这几天连续发布两项重大芯片成果,显示着中国在突破芯片困境的道路上,正迈出坚定步伐。

图片 5

据英国《每日邮报》5月2日报道,中国科学家一直在测试一种超高速列车的原型车,该列车的旅行速度可能比飞机快。

5月4日台大很热闹!为抗议台当局“教育部”粗暴拔管,4日下午2点台大“傅园”将举办“傅斯年校长追思会暨纪念五四运动晋百年”;下午4点21分台大师生发起的脸书“还我校长,黄丝带的关怀”,将号召师生在傅钟前上课,晚上6点有烛光晚会。

与此同时,有日媒报道称,着名芯片设计公司ARM已经与中资合作,在中国成立由中方控股的合资公司,并将向中方进行技术转移。

据海外网了解,2016年2月8日晚10时许,位于香港九龙区旺角山东街和砵兰街交界地带,一些小贩涉嫌非法经营,与到场执法的特区政府食环署职员发生冲突。大批所谓“本土派”人士到现场滋事,并冲击在现场调停的警员。2016年2月9日凌晨,香港旺角山东街与砵兰街交界发生警民冲突,警方一度展示红旗、施放胡椒喷雾,控制场面,有示威者向警员投掷杂物。截至2016年2月9日上午,警方陆续驱散示威人群,方才控制局势。

据中国官方媒体报道,这种名为“超级磁悬浮”的尖端型号预计理想状态下将达到1000公里/小时——比中国目前的子弹头列车快3倍。

台大师生4日下午4时要在傅钟前面办活动,可以吗?对此“教育部长”吴茂昆回应:“我怎么会去管台大这件事,这是大学自治的范围,为何要问教育部门?台大内部自行去调整,才是真正大学自治。”

图片 6

报道称,这意味着,如果未来的试验取得成功,将来的列车将比波音737的速度快,后者的巡航速度可达960公里/小时。这也意味着这趟列车可以在30分钟内从伦敦开往巴黎。

包括台大中文系李锡镇、徐圣心、康韵梅、陈昭瑛、张素卿、张丽丽、刘文清、蔡振丰、卢桂珍、黄弈珍、徐芳敏,音乐所沈冬、社工系沈琼桃、分子医学研究所徐立中、机械系杨申语、政治系苏宏达等多位台大教授及学生,发起脸书“还我校长,黄丝带的关怀”,将于5月4日周五下午发起“5/4为台大而战游行活动”,号召全校师生在傅钟集合上课21分钟,宣读“新五四宣言”和陈情书,下午5点向代理校长郭大维递交陈情书;下午5点30分由傅钟游行至校门口;下午6点举行“爱台大,为大学自主而战”烛光晚会。

《日经亚洲评论》网站报道截图

该实验由中国西南交通大学在四川省进行。身为磁悬浮和牵引动力专家的邓自刚教授主导了该实验。

8.5万人联署怒吼“教育部”

“弯道超车,出奇制胜”

报道称,邓教授被中国媒体称为“高铁侠”,他在实验室里做磁悬浮列车的试验已经至少四年了。

“教育部”4月27日宣布台大应重启遴选,且台大校长当选人管中闵“违法事证明确”,不得成为候选人,引发多所大专校院公愤,可谓遍地开花!

据新华社报道,3日发布的云端人工智能芯片名为Cambricon
MLU100,由中科院旗下的寒武纪科技公司研制。

他和他的团队制作了一个小型的单座磁悬浮列车模型,并在真空管道进行测试。

4月29日台北商业大学、台湾中国科技大学等7所技职大学,发起“我们不再沉默”全民联署,迄今已有8.5万人联署。此项活动将在预计在今日下午5时结束。

报道称,该芯片未来将在计算机视觉、语音识别和翻译等方面大显身手。

人民网的一篇报道称,这种真空管是由该团队研发的中国首个高温超导磁悬浮回路。

此联署宣言表示,大学自治和学术自由对于大学运作良好至关重要,并且是台湾社会未来可持续进步的重要关键。更重要的是,大学自治是确保科学进步有正确研究条件的关键,有利于整个人类社会。

图片 7

报道称,45米高的轨道设计负荷为300公斤,最大载重为1000公斤。

限制或破坏大学自治的尝试有很多种形式,有些比其他更明显,有些更受社会关注,有些则无法识别。不管怎样,如果堤防的小洞不去关心弥补,整个大学自治溃堤是早晚的事。

寒武纪Cambricon MLU100芯片

邓教授认为,真空管道可以减少空中和列车之间的阻力,磁悬浮技术可以减少列车与轨道之间的摩擦。
因此,真空管道内的环境可以确保原型车达到最大的速度。

在当今国际高教竞争严峻而岛内“朝野”对峙环境下,坚守大学自治作为核心原则不仅具有高度的相关性,而且在社会发生问题时大学可以作为公正的仲裁者,一旦大学自治失守,社会将失去依赖,台湾将纷扰不断。因此我们呼吁“教育部”应该尊重大学自主,放手让大学自治。

而这已经是寒武纪推出的第三代产品。在此之前,寒武纪于2016年推出的国际首款商用终端智能处理器,已经应用于上千万台智能手机。

目前,邓教授的原型车能够从地面上稳定地漂浮至20mm高,同时在携带1吨重物时能达到50公里/小时的时速。

此联署活动发起人为台北商业大学校长张瑞雄、台湾中国科技大学校长俞明德、德明科技大学校长徐守德、圣约翰科技大学校长艾和昌、东南科技大学校长李清吟、东方设计大学董事长李福登、文藻外语大学校长周守民。

值得一提的是,在昨天的发布会上,不仅有寒武纪的新芯片推出,联想、曙光和科大讯飞等企业也同时发布了基于寒武纪芯片的应用产品,一个新的产业生态正在形成。

这位教授称,这项技术可以使这列火车能以超过1000公里/小时的速度行驶。

在人工智能大爆发的前夜,中国智能芯片的横空出世,也让网友们对于“中国芯”的未来发展充满了期待。

报道称,显然,这不是中国正在研发的唯一超高速列车。

图片 8

这个火车“狂魔”国家还在研制时速可达4000公里的“飞行列车”。这项计划是去年8月由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一家发展导弹和太空计划的国有企业——披露的。

图片 9

报道称,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高速铁路网。据新华社报道,中国的高铁线路总长已达2.2万公里,比世界其他高铁线路的总和还要长。

图片 10

目前,中国的高速客运列车最高时速为350公里,这使得从上海到北京只需4.5小时。

图片 11

正如网友评论所说,很多人期待中国在芯片领域实现超越,而中国也真的做到了。

4月23日,在福州举行的首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上,中国电科发布了业界实际运算性能最高的数字信号处理器“魂芯二号A”。

图片 12

中国电科首席科学家、“魂芯二号A”总设计师洪一发布成果。

据了解,这款完全自主设计的芯片,将广泛运用于雷达、电子对抗和工业机器人等高密集计算领域。

令人惊喜的是,该款芯片的单核运算效能超过当前国际市场同类产品3倍,并且在可靠性、综合使用成本等方面全面优于竞争对手。

而为了这一天的超越,中国电科的科学家们努力了整整12年。

此时的厚积薄发,更是引来了网友们的拍手叫好。

图片 13

图片 14

图片 15

图片 16

邀外资共同打造芯片产业,美媒大呼意外

虽然中国在芯片领域已取得重大进展,但不可否认的是,在芯片核心领域的设计、制造和生产环节等方面,我们距世界一流水平还有一定的差距。

“整个芯片领域的自主创新,是一个巨大的工程,需要多年的实践积累、大量的资金投入和完善的产业链,不可能一蹴而就。”中国网络空间战略研究所所长秦安对小锐说。

秦安说,在当前特殊时期,中国要想对整个芯片行业的生态系统进行重塑,不仅需要加大自主创新力度,与国际上具有先进技术的芯片企业合作也是必要的。

事实上,中国已经在这么做了。

据《日经亚洲评论》网站1日报道,日本软银集团旗下的英国着名芯片设计公司ARM与中资合作,在中国成立合资公司。

图片 17

据了解,目前包括高通、三星等在内的全球1300余家移动芯片制造商都采用ARM芯片架构。

报道称,这个名为ARM mini
China的新公司由中方控股,中方投资者占股51%,ARM拥有剩余49%的股份,并且该公司业务将涉及重要技术转让。

报道说,该公司已于4月底投入运营,并将接管ARM在中国市场的业务。

《日经亚洲评论》3日在另一篇文章中说,该合资企业可以帮助中国获得先前由外国芯片知识产权提供商控制的技术来源,同时也可以帮助ARM确保庞大的市场以及正在放缓的移动市场的下一波增长机会。

图片 18

《日经亚洲评论》网站报道截图

不仅是ARM,以色列半导体企业也对中国市场充满兴趣。

据新华社2日报道,在以色列半导体行业最大的年度展览Chipex2018上,多位以色列业内专家和公司负责人都表示,非常乐于同中国结为合作伙伴。有一些企业已经与中国建立了合作关系。

而来自美国的半导体企业格罗方德公司也对中国市场充满期待,称对能够助力中国半导体市场发展感到“非常兴奋”。

中国另辟蹊径、迎接国外先进技术和投资的开放姿态,令外界似乎有些意外。

就在不久前,当中国表示希望外资参与其打造世界级芯片产业计划时,美国彭博社已经大呼“吃惊”。

图片 19

美国彭博社网站报道截图

报道称,中国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正在进行第二期募集资金,以支持从处理器设计商到设备制造商等一系列国内企业。中国表示,这一基金将接受外国投资。

“自己要争气,合作才更有底气!”

一方面自主创新,一方面加强合作,中国为解开“芯”结所作的努力有目共睹,也正在取得实效。

“中国芯片的发展必须要两条腿走路,既坚持自主创新,寻求突破,把大国重器掌握在自己手里,同时又要开放合作。”秦安说。

图片 20

三星公司在中国的芯片工厂

而在华澜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杭州电子科技大学微电子研究中心教授骆建军看来,芯片行业还需要全民参与,以及更多的政策支持和利好条件。

“每一种芯片,都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和金钱来进行研发。可以说,没有在某个应用方向十几年的积累,是研制不出这个领域的芯片来的。”骆建军告诉小锐。

在骆建军看来,寒武纪等公司发布的芯片可以称之为“突破”,但是芯片的范围非常广泛,种类繁多,中国芯片产业与世界先进水平的整体差距还是巨大的,这一点需要我们保持清醒的意识。

相关业内人士也告诉小锐,无论是“魂芯二号A”还是Cambricon
MLU100,未来在扩大生产规模、降低成本以及提高良率等方面,都面临一定的挑战。

骆建军强调:“归根结底,我们还是应该加紧自主研发的步伐,在与外资企业合作之余,要把自己的技术扶植起来、把自己的能力锻炼出来。”

“自己要争气,合作才更有底气。合作是永恒的,但自己掌握技术才是最有保障的。”骆建军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